您的位置 首页 产经

触底与重塑:否认裁员,北汽蓝谷挥刀改革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作者:施智梁团队,36氪经授权发布。 文 | 蘧毛毛  编辑 | 施智梁 日前,多家媒体报道,北汽新…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作者:施智梁团队,36氪经授权发布。

文 | 蘧毛毛 

编辑 | 施智梁

日前,多家媒体报道,北汽新能源正计划启动一轮裁员,比例达20%,甚至一位在北汽新能源负责研发工作的高管也在被裁减名单之列。

“我自己都没听说过(裁员)这事,我看到报道后也在问是哪位研发负责人要被裁掉。” 2月3日,北汽蓝谷董事长刘宇在接受出行一客(ID:carcaijing)采访时回应称。截至目前,北汽新能源公司尚无正式下发任何关于裁员的通知或方案,也没有计划开展对在岗的研发高管进行劳动合同解除的情况。

销量下滑、业绩预亏的北汽新能源在2020年遭遇了至暗时刻,裁员传闻在这样的背景下更加引人注目。“2020年是非常痛苦的一年。”刘宇坦言,“我们也在不断地反思,北汽新能源作为一个国有企业,怎么可以不像一个国有企业,怎么在新时代洪流中不被甩下去。”

在2019年,北汽新能源仍是纯电动汽车销量的龙头企业,且连续霸占该地位7年之久。从高处走到低谷,北汽新能源内部对自身发展模式和行业变革趋势进行了重新定位思考。

“对于外部反映的问题我们在内部有着清晰的认识,并从2018年开始从供给侧进行结构性改革。2020年的低谷有多痛,未来就会有多好,但这取决于我们对自己动刀有多狠。”北汽新能源党委副书记、新闻发言人连庆锋介绍称,一场内部代号为“活力重塑”,涉及组织架构、业务、人才、文化、价值观等方方面面的变革正在北汽新能源内部进行,公司内部也将围绕着高质量发展的主线进行资源重新配置。

“让听得见炮火的人来指挥炮火。”

将刀挥向所有不符合主线的人和事

疫情之下,北汽新能源的很多问题浮现出来,这些问题又最终反映在了业绩上。

根据北汽蓝谷(600733.SH)发布的《2020年年度业绩预亏的公告》,经公司财务部门初步测算,预计2020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0亿元到-65亿元。预计 2020 年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62亿元到-67亿元。

业绩下滑的首要因素还是源于销量的下滑。2020年北汽新能源累计实现销量约2.59万辆,同比下降82.79%。由于产销量未达到预期,使现有毛利无法覆盖固有成本费用,该原因对公司业绩影响金额约为 30 亿元。

据悉,2019年北汽新能源15.06万辆销量中,约70%是对公运营,30%是私人买主。而疫情的发生使得出租车、网约车等TO B场景的需求急剧下降,甚至很多订单的运营率不足三成,这也迅速反映在了北汽新能源的终端销量上。

这让北汽新能源有了更多的反思。刘宇坦言 :“我们的EC系列和EV系列车型都曾是民用车的主流。但随着升级换代,我们淡出民用车市场。To B端的车辆快速取得市场销量以后,又让我们止步于业绩,这就是前年和去年自身看到的问题。”

同时,按照业绩影响程度大小来看,北汽蓝谷在2020年期间在增大产品结构调整和更新换代力度的同时对现有车型加大促销、受政府补贴下降影响以及增加研发、车型推广、融资规模增加导致的财务费用增加等因素,对公司业绩影响金额分别为12亿元、9亿元、8亿元。

因此,怎么适应市场化的需求,围绕高质量发展的主线从TO B向TO C端转变,成为北汽新能源此次改革的核心。在内部,一场代号为“活力重塑”的改革正在进行。

连庆锋概括称,“我们的工作围绕三个关键词展开。一是市场经济,而不是计划经济,按市场经济的规律来办事;二是责权利统一,以奋斗者为本。三是科学管理,我们要评估各个业务板块效率能不能做到市场化水平。”

这一点很明确地体现在了北汽新能源将打破国企“大锅饭”的模式,而是根据业务价值和人的贡献来调配资源。具体而言,一方面,围绕着业务看看有没有体现价值创造,有没有体现出未来核心竞争能力来重新调配资源。“如果没有,甚至整个业务都会砍掉,这些人都得到一线。”连庆锋称。

另一方面,员工的收入将根据个人的贡献进行更细化的区分。为提高员工积极性,北汽新能源提出工资倍增计划,2021年将有一批员工和干部薪水翻倍,而不胜任的员工则拿不到绩效工资。

北汽新能源将第一刀挥向以前触碰不到的范畴,其改革力度之大可谓前所未有。“围绕所有一切不符合高质量发展的人和事,我们现在改革的刀都会砍下去。”连庆锋称,“有一部分干部因为客户意识不强,我们要求直接下台。这些举措突破了很多人的利益,这也就是为什么外界有了很多声音。”

刘宇的难题

事实上,北汽新能源的改革和调整近两年一直在进行,并非在2020年销量下滑之后才开始进行。

“过去的十年里,我们关注的是快、销量和高速。从2.0发展阶段开始,我们的关键词是高质量和可持续,而且是真正能够处于长久不败之地。”连庆锋介绍称,在新能源行业从政策导向向市场导向转变的这两年时间,北汽新能源一直在谋划大的调整和转型,今年销量的变化既是整个市场竞争的调整结果,也是北汽新能源经营班子主动的调整结果。

按照此前的调整思路,北汽新能源打造了三大产品体系,分别为10万元以下的国民车系列车型、10万—20万元的BEIJING品牌系列车型以及20万元以上的高端品牌ARCFOX。为打造这三大产品体系,北汽新能源分别宣布成立青岛事业部和ARCFOX事业部,打造产供销研一体化深度融合的扁平化组织。

新形势下,北汽新能源将对业务模式进行更深层次的改革。出行一客(ID:carcaijing)了解到,在去库存、去产能、去杠杆的同时,北汽新能源将进一步明确定位青岛事业部,并将常州、黄骅两大基地启动最小化运营。一言以蔽之,就是将不创造价值的资源,全部腾出来,将低效无效资产的工作剥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也就是说,北汽新能源的改革真正进入了“水最深”的地方,而主导此次变革的掌舵者便是刘宇。

2020年7月,刘宇从北京现代调至北汽新能源,出任北汽新能源总经理、党委书记。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前半年,北汽新能源总共销售了1.47万辆新车,同比下滑77.44%。经过多年的高速发展,新能源汽车行业发展也面临着竞争加剧、补贴退坡等压力。因此,关于此次调动,外界给予刘宇“救火先生”的称呼。

在北汽集团人事调整的大背景下,北汽集团旗下6家子公司和8位高层的人事调整计划在今年1月集中落地,刘宇成为调整最大的一个岗位。1月25日,北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姜德义因工作原因辞去北汽新能源董事长一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刘宇升任北汽新能源董事长,同时他也将担任北汽集团总经理助理,北京汽车研究总院党委书记、董事长等职位。

北汽集团的本轮调整彻底取消了此前北汽集团旗下各业务板块董事长均由集团总经理或副总经理兼任的惯例,调整之后,包括北汽新能源在内的各个子公司的独立性和主导权将加大。一位北汽内部人士告诉出行一客(ID:carcaijing),“这反映出北汽高层将权力下放,刘宇可以有更大的主动权来调配包括集团、研究院在内的资源,从而集中力量发展新能源。”

同时,连庆锋也认为这是一场涉及北汽集团以及北汽新能源的改革,“所有人都是统一的,刘宇当董事长意味着所有的一切都会负责到底。”

如何破局,成为掌舵者刘宇上任后的工作重点。

海外技术输出寻求多元盈利

变革中也有机遇。

据了解,此前北汽能源的产品里多半是通过油改电的技术实现的。同时,北汽新能源自成立以来,一直实施单品牌战略,且现阶段整车产品以性价比车型为主,缺乏面向新能源高端市场的产品种类。因此,北汽集团从2016年开始筹划ARCFOX品牌。在巩固TO B业务、换电业务等优势业务的同时,北汽新能源正在将更多资源押注在ARCFOX上。

这一趋势可以从北汽新能源的资金和人员调配中得到体现。2020年8月初,北汽蓝谷新发55亿元定增融资计划,多半资金计划用在ARCFOX的打造上,包括开发新车型、搭建网络渠道、智能系统、补充流动资金等。同时,北汽新能源方面透露,ARCFOX事业部在用户运营、用户交付、直销顾问等岗位正在进行招聘,其中不乏有来自宝马、戴姆勒等一线豪华品牌的管理人员加入ARCFOX。

按照规划,北汽新能源将依托BE21平台,推出2款轿车、3-4款SUV产品,共计5-6款全新产品。其中,2021年将上市两款新车,一款是跨界车型ARCFOX极狐αS,另一款是与华为合作的搭载5G自动驾驶系统的HBT版车型。在未来,北汽新能源还将推出A级轿跑、A级SUV、B级SUV等产品,持续完善ARCFOX产品线。

另一个投入的重点在ARCFOX的渠道建设方面。据于立国介绍,2021年,ARCFOX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加速销售渠道布局,计划将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武汉、长沙、重庆等核心重点城市开设60家门店。

“当时刘宇总讲了一段话,我们没有退路可言。谁骂你,你跪谁,让他成为你的用户。”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ARCFOX BU总裁于立国介绍称,ARCFOX的内部目标是,在2021年12月24号圣诞节前夜之前,高质量完成了1.2万辆新车的交付。

值得一提的是,北汽新能源的目光已经不只聚焦在汽车产销带来的盈利方面。将技术和产销分开盈利,正在成为北汽蓝谷探索的新模式,且已经通过技术海外输出实现盈利。

1月13日,北汽蓝谷曾发布公告称,其旗下全资子公司北汽新能源拟就基于BE21纯电动汽车产品平台所开发的ARCFOX αT车型的电子电气E/E架构相关知识产权,与斯太尔美国有限责任公司签署《技术许可协议》,技术许可费的固定价款为1.92亿元人民币。

紧接着,2月1日,北汽蓝谷(600733.SH)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麦格纳卫蓝新能源汽车技术(镇江)有限公司拟就BE21纯电动汽车产品平台的平台架构、底盘技术等相关知识产权,与斯太尔美国有限责任公司签署《技术许可协议》,本次交易的技术许可费为固定价款5000万欧元。

出行一客(ID:carcaijing)通过计算了解到,按照股权比例分配完毕后,北汽蓝谷将从两次海外技术输出中收益超过3.8亿元人民币。

事实上,北汽蓝谷在和麦格纳的合作之初,便从制造层面和技术层面成立了两家公司,这也为后续的多元化盈利模式奠定了架构基础。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1月,代表双方技术合资的麦格纳卫蓝新能源汽车技术(镇江)有限公司揭牌,麦格纳与北汽新能源各占50%股权。2019年12月,代表双方制造合资的北汽蓝谷麦格纳汽车有限公司注册,麦格纳与由北汽新能源控股90.2%的卫蓝新能源产业投资有限公司按照49:51的股比共同出资。

此前,虽然北汽新能源是最早发力纯电动行业的企业,且连续7年霸占纯电动车销量的榜首,但是外界很多声音仍认为北汽在技术上缺乏核心竞争力。可以看到的是,即使在业绩预亏的前提下,2020年前三季度,北汽蓝谷的研发费用同比增长了44%。随着ARCFOX大批量推向市场以及更多自研技术实现共享和盈利,这个局面将得到改观。

 “在北汽蓝谷的发展阶段里,2020年是最坏的日子,所有一切都触底了,2021年要做重塑工作。我们一直说这是最坏的日子,但其实也是最好的机遇。”连庆锋如是说。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纵观资讯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onguanews.com/104289.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